一篇警察孩子的作文写的很深刻…

军人、警察都是很多孩子,特别是男孩子心中的一种情结和向往,缘何警察世家的我的儿子会如此斩钉截铁的拒绝“子承父业”?儿子说:“我和妈妈每天都见不到你,也看你天天不开心,所以这个工作肯定不好,我才不干。”听到他说这些,我豁然明白了那天我们一家三口难得坐在一起吃了一顿晚饭,孩子说的那句“今天真开心”的含义是什么了。

今天,一位老铁给小六提供了一篇孩子写的作文,让我们这些思想被封印了的成年人在孩子的角度看一看我们的工作。

这篇孩子的作文题目叫《努力学习才有好的未来》,ta以自己未成年的角度看来,警察这个职业就是“停休”、“不回家”的代名词,并把这所有都归罪于自己的爸爸没有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所以才去当兵,转业后又当了警察,“才过上了这样的日子”。孩子最后还以自己的爸爸为反面典型,激励自己好好学习,称“宁可现在多吃苦,也不要(像爸爸一样)将来找不到一份好工作”。

想必这是一篇在领导看来“三观非常不正”的负能量小学生作文,这种作文给了0分都不够解恨。可是,有没有人真正从孩子提到的“现实”这个角度上想过只让民警一心讲奉献,而不给任何回报的恶性循环会带来什么,影响什么?

至少目前从我的儿子的反应和写这篇作文的孩子的思想中,已经认为警察不再是一个什么崇高的职业了,而是一个学习不好的人才会去做的糊口的行当。

小六上班20年了,身边的警察已经辞职的不少了,可能很多人都会说,警察辞职和其他行业跳槽一样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可能你没有穿上过这身警服,你不会有这种对穿了多年的制服的依恋,我知道的一位警察在辞职被批准的每年的这一天都会发朋友圈纪念一下。

同时,一个人从一个相对稳定的“旱涝保收”的公务员序列,一跃跳入深浅不明的未知领域,这是需要一种多大的勇气啊?特别是小六认识的辞职的警察中,还有三位是带着副所长职务的直接辞职的,按说他们已经进入了干部序列,有了可以继续上升的空间了,而他们却毅然而然的辞掉了当初自己的梦想。

有位老铁给小六留言:作为一名部署院校的警校生天天看六叔的文章,现在已经在准备考研脱离这个队伍了。家父也是警察,从警28年,到我上学的时候,劝了我无数次,但我还是选择了这条路,当时只是想看看父亲走过的路是怎样的,也憧憬穿着警服为人民服务的样子。时代不同了,社会进步了,警察地位下降了。在六叔文章的熏陶和数次基层派出所实习之后,已经决定要去从事能挣到更多钱,还不用打破门牙往肚子里咽的工作了。去警察梦

谁能体会,这是一段多么热爱警察职业,而又被警察的现状凉透了心的预备警官的无奈之言吗?

小六知道在某地有一个辞职警察群,仅仅这一个城市辞职警察人数就已经近达到满群的500人了,群里的辞职警察有很多辞职后出人头地的,当然也有混的不如以前的,但他们都坚决的选择了“跳出圈外”,他们在群里相互帮助,给那些工作不如意的前同行提供各种就业信息,并提供各种生活帮助,整个群里还是那股浓浓的战友情。

很多人说,现在的警察失去了信仰,已经没有职业道德了,小六很想通过老家农村的一件事说说信仰。

我的爷爷奶奶都已经九十多岁了,没法下地干农活了,但是你能相信吗,裹着小脚的奶奶竟然每周末虔诚的去农村的教堂做礼拜,而说起爷爷奶奶是如何信教的,老铁们一定会惊讶,就是因为爷爷奶奶周围的邻居拉着他们去教堂,说那里每周六都有好吃的东西。前几次还是冲着吃东西去的,后来在耳濡目染中,老人竟然说出了“这里即有好吃的又能让主打救我”的话,让我瞠目结舌。

大家还记得当初我们伟大的党是如何发动起全国农民起义并逐步解放全中国的吗?没有高调子,就是把革命和人民切身的利益相关起来,提出了“革命,就是打土豪分田地”的务实口号,把占了中国绝大多数人口的农民的革命积极性调动了起来。

再说个不是太恰当的例子,水泊梁山的英雄好汉,大家都知道他们个个骁勇善战,甚至可以对付宋朝的官军达到以一敌百,为什么?因为每次拿命拼完之后,都是要论功行赏的,都是要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的。

说了这么多,不过是想告诉那些说小六又在负能量的LD们:一个行业想要吸引人才、留住人才,你要让他有职业的认同感、成就感、荣誉感和不吃大锅饭的物质奖励机制。

公安这个行业,在这个留住人才上很多地区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弄得现在很多公安人才只是靠着“执念”和“还未凉透的心”在死撑。

现在仅凭派出所年轻人的“逃跑率”和所有机关民警对下派出所的“恐惧指数”,就足以说明大家口中所说的“派出所不是人待的地方”此言不虚。至于什么“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的细节就不再赘述,就仅说说工资待遇大锅饭的问题。很多地区把值班补助分为机关和基层两个档次,而很多地区基层的补助只比机关多几百甚至几十元,而基层的高风险、高压力可不是这几十、几百元可以买到心里平衡的,曾经有一位所长在会上说,今后不来点名的就扣掉所有的值班补助,接着一位“无欲则刚”的民警直接说:“所长,扣我双倍,我能不出警、不办案子了吗?”

俗话说“高风险就有高回报”,而基层干着高风险的工作,工资却与几乎0风险的机关吃着差不了仨瓜俩枣的大锅饭,经过多年实践成长起来的基层人才,要么找关系逃到机关,实在走不了的,就会出现找路子“跳出公安”或直接辞职。

除了工资的大锅饭,还有一些隐性的大锅饭,就比如孩子作文中所说的执勤问题,为什么警察累的很久回不了家,其实很多勤务根本不用上这么多人,只不过是很多中层害怕担责才搞人海战术。

临时性执勤需要的人手多了,基层不够就要找机关补充,就会抽调机关民警蜻蜓点水的值一下,之所以说是“蜻蜓点水”是因为所有的机关执勤警力都是被称为“支援”基层的,一个“支援”就非常明确的把“责任”这两个字扎在了基层的头上,责任不在身,自觉的同志还好,不自觉的同志有的是看不见人,有的则是人虽在但什么也不管。而且那种长期的“支援”执勤任务,无一例外的会在开头几次露过脸之后,“支援警力”就以各种理由不再到场。但是,因此执勤产生的轮休,有些机关的轮休时间比基层还长;因此产生的表彰奖励,都会按照比例分配到各个部门,并没有人在乎你为这个工作付出了多少。

企业的员工都是制定了底薪后根据个人的工作量来实施阶梯式工资的,还有各种临时工作的即时奖励和平衡考核不完全公平的“小红包”奖金调剂,虽然公安的工作和企业不一样,但人活着都是为了谋生的,很过公安机关呈现出来的“多劳不多得”、“能干的活该”的局面,必然会让有才能的公安民警心灰意冷,导致人才流失。

曾经有位搞调研的机关干部不解的问小六,为什么现在领导这么重视案件破案,而基层民警却始终如行尸走肉般“三脚踹不出个屁来”呢?小六反问了句:“是真重视吗?”

在基层派出所有一种最大的福利是什么大家知道吗?不是发米发面,而是不参加值夜班、不出警。为什么很多机关民警对“下基层”如此恐惧,不仅仅是因为基层太忙,如同作文的小朋友说的警察回不了家,更重要的是“出警”和“办案”已经成为了一种高危指数爆表的工作。

先从出警来说,你不可能预知你出的下一个警将是什么内容。如果遇见拿刀的,因为你没有防刺服和泰瑟枪防护,更不敢擅自用枪来赌一赌你和舆论谁的命硬,就仅能凭着春秋战国时期的冷兵器“钢叉”盾牌与持刀歹徒肉搏,搏赢了,无功无过;搏输了,你将是次年清明节发布的烈士照片墙上根本看不清面目的一员。如果再遇到一个抱你大腿、举着手机拍照、捏你睾丸的,你穿着警服除了任人宰割,连还手都不敢,谁知道哪下徒手制止没轻没重的,就会立即脱了警服换囚服。所以,警民对跪、警察垂手被骂的视频屡见不鲜,也不知道还有哪个行业能因为干工作直接把自己干进监狱的。

对于办案子的问题,更是有一位老民警深有体会:“办案子过错,不对,是瑕疵终身追究制,不知道我5年后退休能不能安安稳稳的在家里看孙子,会不会哪天也把我办的案子翻出来用今后的证据标准衡量当时的定罪证据,以“证据不足”翻案后再追究我的责任?大家工资一样多,办案子还要加班加点,这几年我不想再办案子了。”

这位老民警只是吐出了表面的现状,办案子还赔钱大家知道吗?人在送拘留和刑拘后都要去监所送押或提审,一般来说监所是没有建在市中心的,都是建在远离市区的荒郊野岭,必然会导致无法回所吃饭,而目前的财务制度无论有没有发票,路边店里的饭费是永远不可能报销的,那谁来掏这个因公事而产生的费用呢?自然是办案民警,谁让案子是你的呢?谁让别人都是来给你帮忙的呢?所有的基层办案民警和分管副所长都有体会,办案子越多,赔钱越多。

还有一种办案模式叫成立专案组,为了一个大案子集中将五湖四海的兄弟到一起办案,专案组成立总是有时限的,基本一个月之内就都撤了,就成了一种“家庭patty狂欢过后个人打扫卫生”的尴尬。虽然号称专案组都有经费,但只能打入账户不能接触现金的财务制度,让专案组走后留下了大把根本无法报销的票据。这都不是重要的,最要命的是,你可以控制自己的办案能力和水平不犯错误,但是你能保证来参战专案组的同行们都是高手高手之高高手吗?而最终案卷的诉讼和主体责任还会落到基层派出所和刑警队,一旦多少年后有丁点瑕疵的追责,都会让基层这些有能力诉讼“大专案”案件的警界人才“人在地上走、锅从天上来”啊。

人吃五谷杂粮就会有生病的,民警干各种工作就会有出错的,而现在紧盯民警“互相伤害”的社会以及把“100-1=0”这种违背客观规律的口号发扬光大的今天,但凡有点才的警察谁还会继续尊在基层这颗定时炸弹上啊。

现在社会很变态,对不做事的人没有一点点管教,而对做事的人没有一点点宽容,大家都在殚精竭虑的互相伤害,以获取快感。各行各业都很累,不仅仅是警察,而工作没有尊严也是各个“服务业”的通病,不过非常不幸的是“国家暴力机器”也不知不觉的被划入了“服务业”。

法院不敢判案子,教师不敢管学生,医生不敢救病人,警察不敢抓小偷。一批批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的巨婴们,挥舞着“自私”的大旗如摧枯拉朽一般摧毁着一切秩序和规则。

再巨的“婴”也是“婴”,“婴儿”怕什么?怕揍,怕你板起脸来。然而我们的内部一些中层为了出奇出新搏政绩,开动歪脑筋一味的迎合、溺爱巨婴,并使得这个队伍越来越壮大。

但是拦高铁、闹机场,这些所有被养肥的巨婴任起性来倒霉的并不是喂料的,而是看圈的,当你想用鞭子把他抽回原形时,“喂料的”还在喝止你,让你一脸堆笑的“用爱去感化”ta。本来应该是手拿戒尺的教书先生,却被硬生生逼成了手拿抹布的保姆奴才,有谁还会对变了味的“教书先生”的工作有认同感和自豪感?

小六这篇文章不是一篇牢骚文,而是通过一位孩子的作文预见到了未来警察、特别是基层警察这个职业的不好的风向标,就是:招不来人才,留不住人才。

亡羊补牢犹未迟也,希望各级领导不要再费时费力的去搞那些不说人话的“调研”,而是静下心来看看基层为何人才流失到如此地步。基层还有大量的有才能的民警,鉴于目前的执法环境明哲保身,就如同冬眠一样蛰伏了起来,只要基层的春天一到,他们立马会活力全开。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对警察职业的不认同都能传导到孩子那里,已经说明了形势的危急性。我们不可能一日破冰九千里,但是我们可以立足现实挖开一米是一米,拯救出那些蛰伏于冰下的冬眠警察,人醒了,队伍有活力了,还愁工作不好开展吗?

文章已创建 14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